本打算本周继续写关于技术的话题,但是今天碰到一件闲事,让我改了想法!我得写一篇“教化”的文字,你们暂且读读,个人牢骚,慎重评论!

先从今天这件“闲事”说起:

最近,我在玩一个群聊App,可以让附近的人加入到同一感兴趣的话题的群里,一起聊想法和观点!我建了一个叫“哲学家”的群,写了句介绍大概意思是说“这里不欢迎思考懒惰者”。本来是无意之举,没想到,还真吸引了小小几十个人的加入。我懒得打理,群里也一向平静如常。而今天,一人在群里发了一个很大的话题:

你们对王阳明的心学怎么看?

这话题大的根本无从聊起,而我又觉得难得有人发起讨论,不想因为话题太大无从讨论而冷掉,于是准备将话题缩小到王阳明的“知行合一”的观点上来。于是隐晦的回复了一个类比:

妓女可以谈贞操,因为是过来人,能懂得有和没有的区别;而处女不能谈性技,处女啥都不会,谈什么性技,她连谈贞操的资格也没有!
——喷下“理学”而已,别戴帽子!

我本以为,问问题者如果懂得王阳明的知行合一学说,懂得其对程朱理学者“灭人欲”的批判的话,应该能看懂我回答此话的类比之意!而没想到,可能是我回答的太晦涩,还是类比的太悬浮,其给出的回话完全出于我所料,其答:

群主真是好牛逼啊,从贞操谈到性技谈到理学?敢问何为理学?理学和性技有何相关?

这种断章取义的回应真是“如雷贯耳”,也似曾熟悉,网络上到处充斥着这种牛头不对马嘴的讨论!我一时无法答上话!沉默良久后,我回答:

第一,你问的王阳明,所以我将王阳明的知行合一说作个类比,表示我赞成它关于知行合一的学说以及其对程朱理学的虚伪理论的批判;

第二,贞操和性技之事,是程朱理学最为避讳而自己却无法做到之事,用其“讽”理学,并无不妥!

而后,又有另外一个人回答:

读过几本破书,就敢对理学大放厥词,装什么逼啊!

看到这样的回答,我嘴里的水直接喷了出来,这么快就人身攻击了,完全出乎我意料!我赶紧停止了讨论!

闲事至此,我悲从中来,这些人的嘴脸如此熟悉!在国内的网络上,总有一大群人,根本不理解提出观点者其本身的意思,就断章取义对观点提出者,以其当时心情为标杆,随意对观点提出者进行毫无原则的人身攻击。他们不知道,说出的每句话背后是需要深刻思考的,他们的头脑或许根本不能支持其去思考!他们只是需要一个情绪排泄的通道,就像排泄物在肚子里需要排出来一样,他们脑子里的排泄物也必须要排出来。

要进行一场正常的观点交碰,是如此的困难!任何观点,只要稍微“左一点”或“右一点”,哪怕是完全的”中立“观点,必将有人以一副“你敢再说?老子弄死你”的流氓嘴脸出现!他们不去思考给出的观点的本质是什么,或者其根本就不具有辨识观点本质的认知能力,可他们有着满腔“鸡血”,非让你进入”地狱“永不翻身才满意!他们可以满嘴的”自由“,但是他们不能给你发表观点的”自由“;他们可以满怀”善良与人性“,却可以将你全家老小问候一个遍。对于这类人,我们已经不能称其为”愤青“了,因为”愤青“们反的只是保守言行,而这类人,不管左中右,逮着就喷,无观念,无廉耻,无底线地!用网络上的名词,暂且称其为”喷子“。

我想,如果杀人不犯法的话,他们肯定把你找出来立马弄死!在这样的一个环境里,你需要吃了雄心豹子胆才敢”挑事“,没那承受力的话,就最好明哲保身少说话,或者与这群人为伍,让”伟大的群体“给予你安全保护。为了安宁的生存,你就得放弃你的自由。这就好像鲁迅先生的形象描述:既然猴子可以变人,为什么现在的猴子不想变人呢?并非都不想变人,也有少数猴子想变人,它们曾经两条腿站起来,学人走路并且说它们想做人。然而它们的同类不允许,说它违背了猴子的本性,把它们咬死了!

有时候,我还想左一点的认为,咱们就别搞义务教育了!让那么多喷子学会的文字,却只能被他们用来行这些对社会进步有害而无益之事,到底有何意义呢?还不如让这些人根本不识字不会写字,他们就没法喷了!我甚至违心的去认为,”洗脑”是对的,因为对于满脑子都是排泄物的人,洗脑或许有益健康,至少能让他们有原则的守护其观点吧!但回头想想,这样或许是违背子自由教育或自由意志的,我不能这样持双重观点,否则,我不也跟”喷子“无异了吗?

人立身?以为何?我想最起码就是独立思考之能力以及统一与一致的价值观!而这些”喷子“们,最为缺少的就是这两项基本的素质!这两项素质的缺乏,是无药可治的!因为能治其病的前提,是其必须先具有两项素质,这就成了一个”蛋生鸡鸡生蛋“的问题,不会有治疗方案了。所以,在此,对于这个现象,除了牢骚,我给不出任何根治良方!或许像我这样,碰到这类人,乖乖的躲起来,以免他们的排泄物脏到自己!听之任之,任其放肆与疯狂,就暂且是最好的办法了!

这真是一个悲剧,意味着我们不会再有一个安宁之日了!明哲保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