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天氣真是冷到了極致,沒有取暖措施,又習慣了暖冬的深圳人,非常不適應,朋友圈都是一片抱怨。我也只好躲在家裡,休息與讀書。心理有個想法,想繼續讀點專業上的書,學些新的技術知識,卻發現遲遲不想行動,真是越來越喪失了專業行動力啊,要想辦法改進了,給自己一個新的目標來激勵自己。

懶惰的空虛時間,我就只好繼續讀史了,繼續讀呂思勉《三國史話》,今日對他寫的《替魏武帝辯誣》一章有感。魏武帝即曹孟德,儘管在此以其廟號“魏武帝”相稱,但是曹公是一生均為稱帝,魏武帝的廟號是其兒子稱帝追封的。呂公在此章就據曹孟德終身未稱帝為事實,對其公忠、正直與勇敢作了一番評駁。

常言道,曹孟德”挾天子以令諸侯”,這不是是事實,因為在當時的亂世,天子並沒有任何能約束天下的能力,而各路諸侯也根本不會將天子放在眼裡,這只不過是演義者迎合社會心理的一種戲說而已,而且這種戲說若不是能迎合大多數人的心理,也決不會流傳如此之廣了。以如此不正當的、低下的批評,并不足以識英雄啊!

曹孟德作為一代梟雄,終生能守護好自己的權慾,這當然有封建制度原有的禮教約束所起的作用,但是也更在於他自身的個人操守,文中列出的事實很多,比如早年曹孟德開始起兵,討伐董卓,本可以連接更多兵力,但他說兵多意盛,和強敵爭衝,反而成為禍始。確實如此,一個人能在自己力量小的時候,或許還能駕馭自己的慾望,但是力量大了,自己的慾望就大了,周遭給的意見也多了,或許就不是自己能駕馭了;再比如他後來破降黃巾三十萬,后有破平袁術、袁紹、劉表,跟人說起這些經過時他又說”設使國家無有孤,不知當幾人稱帝?幾人稱王?”,可見其并無取漢而代之之意,卻又匡扶漢帝之理想。

我們讀史,更多就是為了獲取歷史的本真事實,以免被世人的演義迷惑了眼,失去了辯駁之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