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讀《破解古文字的故事》,讀完了羅塞塔文字之謎解開的過程。對文字的發展演化形成了一點看法。我一直堅持再用繁體字寫作、寫微博、發朋友圈,在一個周圍人都使用簡體字的環境,這種特立獨行難免會讓人誤會成有裝作之嫌。我一直不屑於給他們解釋我用繁體字的原因,有人問到,只是告訴他們,你們看我用繁體字寫的東西,是學習繁體字的一個機會,要珍惜。

別人珍惜不珍惜這樣的機會,我當人無法左右,但我卻實實在在地將平常用繁體字寫作當成我認識、銘記繁體字的一個機會,在日常的習慣中去應用,也幫我省掉了集中花大量時間去學習。

從繁體字激進的改變成簡體字,是一次斷崖式的升級,不符合漢字原來漸進式的進化方式。無論時表音文字,還是表意文字,他們的都會在細節處保留其進化的痕跡。但是漢字的簡化,卻宛如一次激進的基因突變,比如簡體字“马”,如果只看字體,你根本無法再聯想到它原來是表示馬的形體的符號。所有對漢字的認知,完全是依賴於自身的條件反射。

自然演化之事情,如果因為眼前的短暫利益,採取過度干預的方式,加速其演化的進度,都是不適合的,只是一種致命的自負。短期的利益滿足,一般都是因為獨立看待事情,缺乏了系統化的看待。如漢字簡化,在當時來看,確實可以增加書寫的速度、但是誰能想到,當代計算機技術的發展,書寫速度根本不是問題。反倒是,它丟掉了它的本真,這是卻永遠無法再找回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