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在乎是否能辯贏你,只在乎我能從你那獲取到什麼信息。

日常生活中、工作中、網絡上,總是會碰到各種意見不同者,你跟他說歷史,他跟你說現狀,你跟他全局考慮,他就以局部問題反駁,等等,只要你有自己的觀點,并表達出來,那就會有人反對你。這本是正常不過的事情,每個人的從小到大經歷的環境,讀書的多少決定了他的世界觀、價值觀,那看待同一件事情的觀點肯定會有所不同。只是有一個怪現象是,越是知之甚少的人,越是喜歡用自己觀點說服別人,將自己意見強加于人,甚至是,他們自己的觀點連自己都說服不了,卻喜歡用來說服別人。對於這類人,他們並不是追求真理,而是為了享受將別人踩在腳下之快感。

年輕時,讀書少,所知事少,不知天高地厚,我也喜歡與人爭論,凡事都喜歡與人分個對錯,但是較之於當下有些人,我的優點是,如果我所堅持的觀點,必然是我自己信服的觀點,而且無論別人怎麼看,我會堅持自己的觀點做下去,如果一個觀點,自己都不信服,說出來是不負責任的。

至如今,得了教訓,受了書經指引,越發敬畏於別人的觀點,敬畏世界的複雜,敬畏人性的可怕,哪怕我能輕易發現別人的觀點存在明顯的邏輯錯誤,我也不會迅速與之辯駁。而會更願意思考,是什麼樣的環境、背景使他擁有了這樣的觀點呢?而每每把這觀點背後的成因想清楚后,也就釋然了,理解他錯誤的原因,更不想與之作任何辯駁了。通過這樣的了解與思考過程,我能很好的分析人的心理,分析事物的成因,鍛煉了自己的保證邏輯嚴密的思考能力。還有一類人,他們的觀點與思考,超過了我,思考比我更具有邏輯性、遠瞻性,或者掌握該事物更充分的信息,對於這類人,我更不應該與之過多辯駁,而是應該保持謙恭的態度,嘗試從他身上學到更多我所不具有的能力、知識等等,只有狹隘之人,才會與超過自己的人辯駁,去獲得暫時的、虛偽的“超越快感“。

所以,綜上所說,與其花時間去跟人辯論,其實不如花時間去了解、去思考、去嘗試獲取更多自己不具有的信息與知識,這遠遠超越了辯論本身的價值。